<menuitem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lnxnh"><dl id="lnxnh"><progress id="lnxnh"></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var>
<menuitem id="lnxnh"><ruby id="lnxnh"><th id="lnxnh"></th></ruby></menuitem>
<cite id="lnxnh"><video id="lnxnh"><thead id="lnxnh"></thead></video></cite>
<cite id="lnxnh"></cite>
<cite id="lnxnh"></cite><var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var><var id="lnxnh"></var>
<var id="lnxnh"><video id="lnxnh"></video></var>
<menuitem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menuitem>
<cite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cite>
<var id="lnxnh"></var>
<cite id="lnxnh"></cite>

重慶方案推動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走深走實

時間:2020-04-09  作者:郝攀峰 閱讀量:3901 

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是共建一帶一路、推進新時期西部大開發、構建國家區域協同發展和對外開放新格局作出的重要戰略任務。20198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讓通道建設有了國家層面的行動指南。

近日,重慶市印發《重慶市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提出重慶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總體思想和導向?!秾嵤┓桨浮穲猿珠_放創新、協同聯動的建設原則,明確了重慶建設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的重要工作,明確了重慶市域內參與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的樞紐要素,明確了與沿途省區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合作模式,明確了圍繞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貿易和產業聚集的發展方式。重慶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主通道起點和主樞紐,作為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實施方案》的印發必將引起通道沿線各方的高度關注,也必將成為未來一段時期全面指導重慶、引領西部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的行動綱領。

一、 以全面戰略升級視角看待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任務

西部陸海新通道是基于西部地區新一輪開發開放提出的區域性升級行動,是西部地區經濟產業發展到新時期對共同開放、整合發展的新要求,和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京津冀協同發展、粵港澳大灣區等國家戰略一樣,是基于我國西部地區發展內生動力和發展趨勢提出的區域發展戰略,是推動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有力支撐。

西部陸海新通道是在中國和東南亞、南亞地區經濟交往快速增長,產業鏈和供應鏈銜接更加緊密的背景下提出的,通道建設依靠西部省區市的共同推動,也離不開和國際社會的合作驅動。西部陸海新通道要求動員其他國家共同參與,覆蓋東南亞甚至更廣闊的一帶一路合作地區。2019年,東盟已經超過美國成為我國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增速則超過歐盟、美國,排名第一。作為深化陸海雙向開放的重要舉措,西部陸海新通道要在國內和國際兩個層面,共同加快通道和物流設施建設,提升運輸能力和物流發展效率,通過加強和瀾湄流域經濟發展帶等結合,促進交通、物流、商貿、產業深度融合。

以此為基礎,《實施方案》堅持了三個做好。一是做好重慶自身的通道建設工作,圍繞物流運營組織和市域內基礎設施分工布局,通過加強線路、樞紐條件能力,提升重慶作為通道主樞紐的運輸服務水平。二是做好西部地區通道建設服務工作,通過加強省際協商合作、協同創新通道發展模式,探索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建設。三是做好國際互聯互通合作,通過構建境外節點、擴大雙向投資等,帶動通道產業和貿易發展。

二、 以豐富物流服務網絡和創新服務模式建設復合型通道

復合型通道是新時期我國建設物流通道的新要求、新趨勢。復合型通道不是單一通道或者多種運輸模式的簡單疊加,而要求通道之間通過相互補益和不同定位,給客戶提供高效穩定的多樣化選擇,并實現通道的自我優化和可持續發展。

一是通過發展國際鐵海聯運、國際鐵路運輸、跨境公路運輸和國際航空貨運,提升不同聯運模式的服務效能。《實施方案》提出了提升不同聯運模式運行服務效率。大力發展國際鐵海聯運,加密重慶至北部灣港的鐵路班列,開行重慶至廣東湛江港鐵路班列,支持與沿線其他港口形成班列與班輪的有機銜接,與現在主要分流長江通道的貨物不同,要針對產業鏈不同產品提供不同的通道選擇,要為西部地區和東南亞之間的供應鏈中間產品和農副等時效性要求高的產品提供快速的通道服務。加快發展國際鐵路聯運,推動重慶經憑祥至越南河內的國際鐵路班列穩定運行,加強東南亞跨境鐵路班列與中歐班列的銜接。針對泛亞鐵路即將開通,提前布局沿中老、中泰鐵路的境外集疏運場站、物流基地,做好運輸組織前期規劃。推動跨境公路班車高質量運行,穩定班車運行線路和服務時效,爭取國家相關部門支持,加強與越南、老撾、緬甸等國家協商,推動集裝箱暫時進出境一次性備案,設立沿邊口岸班車綠色通道,逐步開放重慶至東盟國家的跨境公路直通。要加快發展航空貨運,加速引進基地航空貨運企業,支持國際快遞企業設立區域分撥中心,建設區域國際航空快件樞紐。

二是加快西部陸海新通道和中歐班列、長江經濟帶的中轉銜接,加強通道與沿海、沿邊、沿江節點的聯動發展。重慶要發揮長江經濟帶、中歐班列和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銜接優勢。統籌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與中歐班列的對接,有效發揮通道銜接東南亞地區和中亞、歐洲地區的陸橋紐帶作用,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中歐班列的“西南西北陸橋”體系,提升東盟國家經重慶至歐洲、中亞的國際鐵路聯運服務品質,減少貨物中轉時間。要加快促進西部陸海新通道和長江經濟帶的協同聯動,發揮好果園港作為長江鐵水聯運第一大港的優勢,利用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東南亞北部灣港果園港的快速聯通,比較原來東南亞長三角果園港的海江聯運,實現供應鏈的更快速響應。要加強通道與沿海、沿邊、沿江節點的聯動,增強與北部灣、粵港澳大灣區、東部沿海港口的合作,加強與憑祥鐵路口岸、友誼關口岸、東興口岸、磨憨口岸、瑞麗口岸等之間的合作。西部省區還可以通過果園港、萬州新田港與長三角地區聯通,重慶企業通過鐵路班列連接西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

三是加強通道沿線物流設施的緊密協作,推動沿線港航、鐵路企業深度參與通道建設。《實施方案》鼓勵重慶企業與沿海港口在投資建設、運營服務、規則標準等方面的加強合作,鼓勵重慶主輔樞紐承載沿海港口的內陸港功能。通過提升重慶市域內、成渝城市群、長江沿線、西北地區的重要節點協同能力,形成對沿線主通道和重要樞紐的集聚能力。支持重慶主輔樞紐、重要節點和港口、航運、鐵路企業開展設施運營、平臺建設和運輸組織等方面合作,通過加大港口、鐵路場站裝卸、轉運設備技術改造,推動港口和鐵路場站智能化升級。港口、鐵路部門也要積極運價政策傾斜,推動定價機制改革,建立定價協同、變價協商的機制。

四是創新特色物流發展,豐富多式聯運服務方式,加大沿通道的冷鏈物流、電商物流等專項物流的發展。《實施方案》引導企業加大與境外服務商的合作力度,利用重慶與東盟國家在商品車、化工品、大宗物資領域的貨源優勢,加強國際多式聯運平臺建設和品牌培育,發展冷鏈、商品車、大宗商品、液體化工、郵政快遞等專業化的多式聯運服務,豐富通道物流產品和物流業態。要充分利用東盟國家水果、水產品等農特產品貨源優勢,結合重慶區縣特色農林產品優勢,大力發展鐵路、公路、航空冷鏈運輸,構建重慶至東盟國家的雙向冷鏈物流通道,通過與境外冷鏈集采中心的聯通,推動東盟國家水果、水產品等進口貿易。同時,鼓勵利用中國(重慶)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優勢,依托重慶跨境電商交易服務平臺,探索跨境電商物流發展。

五是加快成渝雙城協同合作,建設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和亞歐國際轉運中心。成渝兩地正在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開啟建設雙城經濟圈的“快進鍵”。加快成渝合作,對于建設好西部陸海新通道有重要的意義。成渝兩地物流基礎設施完善,物流通道建設和多式聯運發展處在中西部前列,但多年來存在物流設施缺乏聯動、通道建設定位重疊、缺乏統一規劃等問題,總體上競爭大于合作。

成都—重慶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是國務院《“十三五”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發展規劃》明確的全國四個最高等級的“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之一,也是中西部地區唯一的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2019年,成渝兩地GDP預計約占西部省區市GDP總量的19%-20%,西部陸海新通道統計的海鐵聯運班列中,成渝兩地的貢獻量占了70%?!犊傮w規劃》也將重慶定位為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將成都定位為國家商貿物流中心。當前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大幕剛剛拉開,成渝兩地合作空間廣泛,差異化發展定位清晰,攜手共建亞歐國際轉運中心前景廣闊。依托重慶港口樞紐等建設成渝物流合作示范區,加強成渝合作對周邊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成渝要共同建設集倉儲、分撥、集散、轉運、銜接、流通加工等功能于一體的國際物流分撥中心。

三、 以帶頭帶動的使命擔當建設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

按照《總體規劃》要求,重慶承擔建設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牽頭建立省際協商合作機制兩大使命任務。作為西部唯一的直轄市,重慶牽頭建設省際協調合作機制,具有先天的政治優勢,也有集齊公鐵水空各種運輸方式的物流資源優勢。2019年,西部省區市達成“13+1”合作共建機制,通道協同共建的格局基本形成,下一步需要在國家發改委統一部署下,重慶牽頭西部各省區市共同施策,繼續團結協作,共同發展。

建設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是對通道運營能力的考驗和難點。重慶要成為通道運營中心,承擔通道組織中心,還要協同各方下苦功夫,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建設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需要通過綜合施策,制造物流成本、效率和規則的洼地,做好圍繞通道的貿易和產業落地,形成市場自然選擇和要素自由流動的高地。

《實施方案》從資源共享、合作共建、共同創新的角度提出了建設運營組織中心的措施和方案,著力解決西部陸海新通道從通到暢、從量到質、由里到外、由近到遠的發展問題。

一是牽頭協調區域基礎設施的建設和完善。重點解決多年來各省區難以獨立解決的鐵路擴能、斷頭公路貫通等問題。重慶建設的運營組織中心搭建了各家協調共商的平臺。下一步要以保證通道暢通、提升通道效率為導向,倒逼鐵路、公路線路、相關場站和設施銜接等“卡脖子”問題的解決,加快補齊集裝箱貨運場站、快速貨運鐵路等設施短板。

二是共同推進通道規則體系建設。建設運輸和通道規則體系是從交通大國向交通強國轉變的關鍵。規則體系需要西部省區市抱團建設,需要貨運總量支撐作為談判的話語權,需要國際海運、國際物流和鐵路、地方的深度融合、優勢互補、全員參與。以高頻次的通道國際鐵海聯運班列為載體,一方面要對境內現行運作體系和運行規則進行優化,探索設置內陸口岸全牌照,另一方面要加強國際規則的協商與執行,開展通道標準化示范行動,加強和沿線國家相關機構的規則互認,通過主導協商制定沿線國家的陸運規則,逐步提升制定國際海運、國際貿易規則的話語權。

三是促進通道信息的互通銜接。建立一站式通道公共信息平臺,突破不同運輸方式、不同機構的信息壁壘,統籌鐵路、水運、海關等部門公共服務方面的信息資源,協調國際國內兩張網的信息互通,聯合其他樞紐節點,為通道沿途貨主、運輸企業、報關代理企業提供通道運行信息、車貨供需信息、集裝箱實時位置和溫濕度信息等服務。

四是推進多式聯運新技術新裝備運用。西部陸海新通道主通道約4000公里,其中陸運距離1500公里左右,海運距離2500公里左右,覆蓋國際國內兩個市場,集合了不同規模的經濟體和政治體制,是天然的新技術新裝備的試驗場。通道運營和組織中心要積極引導和協調冷藏集裝箱、糧食專用箱、商品車特種運輸專用車廂、集裝箱汽車轉運架、罐式集裝箱等專業集裝化裝備在通道運輸中應用,加快引導智能集裝箱、智慧化場站和智能中轉設備的應用,支持運輸企業與裝備制造、租賃企業聯動發展,培育集裝箱租賃市場。

五是提供通道的金融服務支撐。金融服務和金融創新是通道建設的核心競爭力之一,是通道擴大市場、提升品質的催化劑。通道金融服務要集中在資金保障和便捷結算兩個方面,利用金融機構各種融資產品,吸引國內外資本參與通道項目建設,強化對于通道基礎設施建設和效率提升的資金傾斜,設立通道建設基金、國際投資基金。同時,提供通道的高效支付結算產品,推廣使用沿通道的人民幣結算,探索跨境和外幣境內便捷網上支付模式,協調各省區市共同開發融資產品,設立物流結算中心。

六是加快建立境外公共節點和集疏運體系。境外公共節點和集疏運體系是國際通道建設的重要基礎設施資源。西部陸海新通道要聚焦和帶領沿線省區參與主體,強化與新加坡港、海防港、關丹港等港口合作,主動建立與東盟國家內陸港聯通,支持企業通過合資、合作等方式,在新加坡、越南河內和胡志明市、老撾萬象、柬埔寨金邊和西哈努克、泰國曼谷、馬來西亞吉隆坡、緬甸仰光等中南半島主要樞紐節點建立公共的境外分撥集散中心、集裝箱提還箱點和海外倉,降低通道運行成本。

四、 以發展通道經濟和樞紐經濟作為產業協同的方向

發展通道經濟和樞紐經濟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內涵之一。隨著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西部地區將成為東盟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合作的新平臺。

一是要加快打造沿通道的物流集群和貿易集群。重慶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又是中新互聯互通示范項目的運營中心,具有和東盟國家物流和貿易合作的先機。東南亞地區做為內需日益增長的西部地區的貿易大后方和供應鏈中間產品的服務市場,可以與西部地區形成產業協作配套和優勢互補,是發展新增貿易和雙向投資的重要市場。

2019年開始,東盟已取代歐盟成為重慶第一大外貿合作伙伴,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帶動下,重慶對東盟實現進出口1086.7億元,同比增長43.2%?!秾嵤┓桨浮诽岢鰢@重慶主輔樞紐形成物流集群,加快圍繞物流樞紐的產業和貿易布局。下一步,要強化兩江新區、重慶高新區、臨空經濟示范區的帶動作用,吸引國際物流企業設立分撥中心,做大集群規模,完善供應鏈服務能力,開展中轉、采購、分撥配送、流通加工等綜合服務。要依托重慶主輔樞紐建立國際商品交易展示中心,開展進出口貨物國際采購、分撥、中轉和結算業務,促進商品貿易發展,建設覆蓋西部的東南亞農產品、水果集散中心,形成具有商品交易指數發布和商貿定價權的優勢貿易品類,設立相關貨物的定價中心和交易所。

二是強化通道沿線產業合作,建設產業示范園區。東盟國家在重慶落地產業合作示范園區,是重慶深入和東盟國家產業合作的重要形態,既是重慶建設好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重要標志,也是西部陸海新通道和中新互聯互通示范項目給重慶的實在貢獻?!秾嵤┓桨浮穼⒔ㄔO產業合作示范區作為目標提出反映其深意。

廣西和云南是上一個十年和東盟國家合作的受益者,吸引了大量東盟國家在交通物流、產業合作方面的投資。其中,東盟國家在廣西、云南的產業合作園區,已經成為當地產業發展和吸引再投資的重要基礎。如廣西的中馬欽州產業園、中國-東盟信息港、中越跨境經濟合作區等,已經成為廣西與東盟國家加強北斗導航、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產業合作,進一步提升國際產能合作水平的重要平臺。云南也在農業、基礎設施、產能、經貿等方面深化與東南亞國家的交流與合作,建設了一批合作產業園區,有序推動了國際產能合作。

重慶和東盟已經有產業合作示范區的雛形。2018年底,重慶南川區與東盟-中國經濟貿易發展促進會簽署了《重慶南川-東盟產業項目合作框架協議》,建設以東盟農產品加工為主的食品產業園、木結構房屋研發制造基地、電子信息產業園、進出口產品交易集散中心等,目前項目正在加緊推進。重慶與東盟的經貿基礎,為在重慶設立東盟國家產業合作示范區提供了支撐?!秾嵤┓桨浮诽岢?/span>吸引東盟國家知名企業來渝投資發展,聚焦智能裝備、精密儀器、生物醫藥、農副產品加工、汽摩產品、通信器材、能源化工等產業,建設一批國際經貿合作示范區。

西部陸海新通道是一條西部地區共同建設、融合發展的國際物流通道,是聯通中南半島、歐洲經濟圈的經濟走廊。西部陸海新通道以其多樞紐、復合型、通道+貿易+產業立體融合發展的特點,必將激發國際供應鏈的高效合作,成為區域協作、國際參與的典范工程。

(作者:郝攀峰,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咨詢研究部部長,參與《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編制研究,參與《重慶市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實施方案》編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