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lnxnh"><dl id="lnxnh"><progress id="lnxnh"></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var>
<menuitem id="lnxnh"><ruby id="lnxnh"><th id="lnxnh"></th></ruby></menuitem>
<cite id="lnxnh"><video id="lnxnh"><thead id="lnxnh"></thead></video></cite>
<cite id="lnxnh"></cite>
<cite id="lnxnh"></cite><var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var><var id="lnxnh"></var>
<var id="lnxnh"><video id="lnxnh"></video></var>
<menuitem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menuitem>
<cite id="lnxnh"><strike id="lnxnh"></strike></cite>
<var id="lnxnh"></var>
<cite id="lnxnh"></cite>

[原創] 德國港口參與中歐班列情況與合作發展建議?

時間:2020-10-29  作者:羅先立 閱讀量:2733 

編者按:2019年深秋時節,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李牧原常務副會長率隊,應邀出席了在德國漢堡舉行的2019集裝箱多式聯運歐洲展,并做了中國集裝箱行業與多式聯運發展機遇主題演講。借此機會,協會一行認真考察了德國港口、鐵路設施、貨運村等,走訪了包括中遠海運歐洲公司、杜伊斯堡港、漢堡港、不萊梅港等多家企業,考察團隊獲得了大量一手資料,現將部分考察報告發布,供業內同行參考。本期發表的是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咨詢研究部項目經理羅先立撰寫的文章。

自2011年開行中歐班列以來,國內60多個城市成為中歐班列的始發站。在歐洲,德國成為中歐班列到達最多的國家,杜伊斯堡港、漢堡港、不萊梅港成為國內眾多中歐班列歐洲段的目的站。

本文根據2019年11月初對德國實地考察、調研所感,首先對中歐班列選擇德國作為目的地進行剖析,其次通過對德國漢堡港、杜伊斯堡港等中歐班列相關境外的基礎設施能力、集疏運網絡、場站運營、參與中歐班列情況等梳理,提出值得我國發展鐵水聯運及場站管理的經驗借鑒,給出中歐班列未來合作發展建議,為中歐班列境外節點建設提供參考。

一、     德國作為中歐班列目的地剖析

根據中歐班列各地開行線路統計,將德國作為線路目的地的班列開行數量占班列總量55%左右。重慶、鄭州、成都、西安、長沙、合肥、義烏等多個城市開通至漢堡、杜伊斯堡、慕尼黑等德國主要物流樞紐班列,其中杜伊斯堡是中歐班列線路最廣、運量最多和貨值最大的重要節點之一,2019年,杜伊斯堡開行中歐班列數量35-40列/周,漢堡開行中歐班列數量約20列/周。德國作為中歐班列主要目的國與中德貿易、德國在歐洲優勢等密切相關,同時中歐班列為中德企業開展貿易提供了新的物流解決方案,更多的企業尋求通過中歐班列打開更廣的國際市場,并將不斷改變國際供應鏈布局。

德國在世界及歐洲的經濟地位顯赫,產業門類高端,經濟實力雄厚,中歐班列通過德國能夠有效輻射歐洲地區。德國地理位置優越,處于中歐地區,是連接北歐、南歐、西歐和東歐地區的“陸上十字路口”。德國也是歐洲最強的制造業國家,德國的主要工業部門有電子、航天、汽車、精密機械、裝備制造、軍工等,德國的工業產品大量出口世界,工業實力雄厚。

圖1   德國在歐洲的位置及主要工業企業分布示意

德國作為歐洲發展的主導力量之一,是歐洲經濟實力最強的國家,歐洲有很多國家都依靠德國的經濟發展而生存,歐洲央行的總部亦設在德國的法蘭克福。據歐盟統計局公布數據,2018年的德國GDP達到3.99萬億美元,位居歐洲第一位,排在美國、中國和日本之后,位列世界第四位,德國GDP占歐盟GDP總量的21.3%,占世界經濟的6.45%。

圖2   世界十大經濟體GDP統計(2018)單位:萬億美元

中國與德國貿易往來愈加緊密,長期處于逆差狀態,貿易品類相對集中且適合中歐班列運輸。中國與德國的貿易發展總體保持穩定在1700億美元左右,近三年貿易額逐年增長,進出口額比例為1.3:1。從2016年開始,中國一直是德國最重要的貿易伙伴,成為德國第三大出口市場和第二大進口來源地,2019年上半年中國與德國貿易額達到958.2億美元。德國在中國與歐盟各國中貿易的份額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中國與德國的貿易額占中國與歐盟貿易占比達28%左右,一定程度上,中國與德國貿易關系影響著中國與歐盟的貿易發展形勢。

圖3   中國-德國貿易額占中國-歐盟貿易占比(2014--2019.1-6)單位:億美元

數據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中國與德國貿易品類以高附加值產品為主,均為適合中歐班列運輸貨類,機電產品一直是中國對德國進口的第一大類產品,其次為運輸設備產品,其他主要為化工產品、光學鐘表醫療設備等,占中國對德國進口的80%以上。中國對德國出口的主要商品為機電產品、紡織品及原料和家具玩具雜項制品,約占德國自中國進口總額的65%,其余為賤金屬及制品、化工產品、光學鐘表醫療設備等。

圖4    中國對德國進口品類分布(2018)

數據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德國具有強大鐵路網和港口、機場等交通運輸基礎設施,中歐班列抵達德國后可快速分撥歐洲地區。全球鐵路總長度大約是120萬公里,其中德國鐵路總里程4.3萬公里左右,排名全球第六,鐵路網密度排名第一,超過1200公里/萬平方公里,而我國鐵路網密度只有136公里/萬平方公里。德國聯邦政府擬于未來10年投資約500億歐元升級國家鐵路網,提升鐵路運營效率。漢堡港、杜伊斯堡港、不萊梅港是德國主要港口,其中漢堡港是德國第一大港,歐洲第二大集裝箱港,也是中歐班列主要目的地,通過港口的鐵路網絡以多式聯運方式便捷聯通歐洲地區。

圖5   德國鐵路網密度情況(2018)   單位:公里/萬平方公里

數據來源:資料整理

德國法蘭克福機場是是歐洲第三大機場,2018年法蘭克福機場貨郵量217.6萬噸,位居歐洲第一,全球第十三位,3個小時內可抵達歐洲主要城市。德國境內有30多家貨運村(Freight Village),構成了一個緊密連接的貨運村網絡,其中最大的不萊梅貨運村集聚了190多家物流企業,50多家生產型企業在周邊進駐,不萊梅港70%的貨物要通過不萊梅貨運村集散。

二、     德國港口參與中歐班列情況

本節主要分析漢堡港、杜伊斯堡港、不萊梅哈芬港發展情況,參與中歐班列運輸的情況,港口在場站建設、班列運輸、集裝箱堆場管理等方面的特點和做法。

1.     杜伊斯堡港參與中歐班列情況

(1)杜伊斯堡港發展情況

杜伊斯堡港是世界最大的內河港口,占地面積1550公頃,具備8個集裝箱碼頭,4個鐵路調車場,5個煤炭碼頭,2個滾裝碼頭。杜伊斯堡港年集裝箱處理能力達到500萬TEU,2018年集裝箱吞吐量410萬TEU,其中30%通過鐵路集疏,隨著新的場站設施的建設完善,港口的集裝箱處理能力將達到800萬TEU。

圖6   杜伊斯堡港集裝箱吞吐量統計(2001-2018)  單位:萬TEU

數據來源:杜伊斯堡港調研整理

杜伊斯堡港是歐洲的水運和鐵路門戶,近洋航運聯通歐洲主要港口,港口有20多家國內和國際運營商運營的線路能夠連接歐洲和亞洲的100個城市,杜伊斯堡港依托港區鐵路場站和德國完善的鐵路網絡,通過鐵路能夠聯通歐洲80余個城市,不同的鐵路運輸線路具有不同的運營商。

圖7   杜伊斯堡港運輸網絡示意

(2)杜伊斯堡港參與中歐班列運營分析

杜伊斯堡港是中歐班列在歐洲的樞紐。中歐班列自2011年運行以來,首先就開始與杜伊斯堡進行對接,目前杜伊斯堡港是中歐班列到發量最多的目的地,杜伊斯堡作為中歐班列在歐洲等的鐵路樞紐之一,中歐班列鐵路線路已經聯通國內的重慶、西安、義烏、武漢、蘇州、長沙、合肥等城市,據調研,中歐班列已占杜伊斯堡港總業務量的20%左右。杜伊斯堡港積極拓展與中國的業務,包括拓展與中國鐵路的信息系統合作以及危險品鐵路運輸的合作,拓展杜伊斯堡及周邊地區化工品等通過中歐班列進入中國市場。

圖8   “一帶一路”中歐班列運輸線路

DIT場站在中歐班列發揮著極其重要作用。DIT場站是中歐班列的主要操作場站,也是杜伊斯堡港9個鐵路場站中最大的一個,由Contargo公司運營。DIT場站有6條700米長的鐵路線路負責中歐班列到發作業,具有4個龍門吊和8個正面吊,擁有1.5萬TEU的空箱堆存能力。2018年DIT場站集裝箱處理量為40萬TEU,每周約有90列火車到達,其中30%以上來自中國,是中歐班列重慶、西安主要的歐洲集散地。由于中歐班列帶來的業務量增加,DIT場站也準備擴建和招聘更多作業人員,滿足發展需要。

圖9   中歐班列德國杜伊斯堡港作業場站

完善的箱管系統保障中歐班列的集裝箱高效調度。DIT圍繞箱管系統做好中歐班列服務和支撐,所有集裝箱在進入場站之前需要進行查驗,空箱主要查驗集裝箱的外觀,重箱主要查看外觀和箱內的貨物。集裝箱空箱在提箱時會進行二次查驗,如果查驗不合格,將通知客戶由客戶決定在此修理或者進行其他處理。DIT場站內堆存的集裝箱80%-90%為空箱,主要是中歐班列的東西向貨流不平衡所致,空箱放回一是中歐班列運營主體尋找回程貨源,重箱返回,二是通過駁船運輸到鹿特丹等沿海港口后海運返回國內。堆場的堆箱原則按尺寸堆存和箱號堆存,根據堆存系統保證要提取的箱子在最上面,減少調箱作業。

圖10   杜伊斯堡DIT場站集裝箱堆場

2、漢堡港參與中歐班列情況

(1)漢堡港發展情況

漢堡港共4個集裝箱碼頭,分別為CTA、CTT、CTB和CTH,其中CTA、CTT、CTB碼頭由歐洲最大的港口碼頭運營商HHLA集團運營,設計能力分別為300萬TEU,180萬TEU,350萬TEU,CTH碼頭由EUROGATE運營。港口運營公司計劃加深、拓展部分水道,以提升2萬TEU的大船滿載通過能力。

圖11  漢堡港集裝箱碼頭分布(HHLA所屬)

2018年,漢堡港整體集裝箱處理量為900萬TEU,其中鐵路集裝箱吞吐量為244萬標準箱,鐵路在港口集疏運中占比高。為發展多式聯運業務,HHLA集團在波蘭等13個地區建設有自己的內陸港。漢堡港鐵路、公路、水運集疏比例約為3:4:3,鐵路能力及聯通網絡發達,每周約有1250列火車通過漢堡港鐵路運往各地,漢堡港港區鐵路由漢堡市港口管理局所有,計劃進一步拓展鐵路場站的作業能力。

圖12   漢堡港港區鐵路(紅色為港區鐵路專用線)


圖13   漢堡港CTT碼頭鐵路場站示意

(2)參與“一帶一路”及中歐班列情況

漢堡是德國中歐班列??枯^多的樞紐之一,每周約有20列中歐班列???,中歐班列在漢堡的鐵路場站主要是漢堡比爾維爾德(DUSS Hamburg-Billwerder)貨運站。漢堡港有15條航線與中國各港口相連接,港口裝卸的每三只集裝箱就有一只來自中國,便捷的海上和海鐵海陸聯運使漢堡成為與中國貿易最具吸引力的中轉節點。漢堡港下屬的鐵路貨運子公司Metrans運營的往返中歐之間的班列每月可達30-40列。中遠海運空客物流服務項目主要在CTT碼頭進行裝載,提供飛機組件從漢堡工廠到天津工廠的門到門運輸,每周運輸1.5架,約占80個TEU的艙位,2019年全年運輸66架,2020年計劃運輸73架。

圖14   漢堡比爾維爾德場站

3、不萊梅哈芬港參與中歐班列運營情況

(1)不萊梅哈芬港發展情況

不萊梅哈芬港占地面積近300萬平方米,擁有歐洲最長的4680米可操作碼頭區域,15個泊位,擁有23個集裝箱岸邊起重機,具有242臺集裝箱跨運車,可??渴澜缱畲蠹b箱船。不萊梅港具有三個碼頭,分別是EUROGATE的獨資碼頭、與馬士基合資碼頭、與MSC合資碼頭,是歐洲地區最長的延續型碼頭,2018年的集裝箱吞吐量達到600萬TEU,其中50%的通過鐵路運輸到各地。

圖15   不萊梅港口碼頭分布

不萊梅哈芬港三個碼頭均有鐵路進港運輸,港區內共有3條鐵路線路,均為貫穿式鐵路,碼頭到鐵路場站僅400-500米。鐵路場站占地面積73790 m2,6條長度為760m專用線,4臺龍門吊,場站能力40萬TEU,不萊梅鐵路場站由歐洲最大的場站運營商EUROGATE運營。EUROGATE在歐洲6個國家、11個地區運營13個場站,包括德國、意大利、葡萄牙、俄羅斯等國家的地區。

圖16   不萊梅哈芬港鐵路場站

(2)不萊梅哈芬港參與中歐班列情況

不萊梅哈芬港參與中歐班列目前體現在進口汽車的班列運輸,主要得益于港口具有世界上最大的商品車滾裝碼頭,商品車運輸達到220-230萬臺/年。2019年4月起,不萊梅哈芬港開通定期到成都、重慶的進口車專列,到成都的保時捷班列每周兩班準時運行,到成都、重慶的奧迪專列每周六班準時運行,隨著班列開通,選擇中歐班列運輸的保時捷中國銷售公司的數量不斷增加。目前班列的全程運輸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承運商,全部用木質托盤裝入鐵路集裝箱,每列最大運量為44個集裝箱、88臺商品車,運輸時間大約需要20天,比海上運輸節省近50%時間。

圖17   不萊梅哈芬港等待裝運商品車

三、     中歐班列場站建設借鑒與合作建議

1、境外場站建設借鑒

中歐班列為德國港口及場站提供了新的業務增長點的同時,也進一步強化杜伊斯堡港、漢堡港等在歐洲的國際物流樞紐地位,德國港口積極推動中歐班列開行,在港口場站、集裝箱管理、班列操作、業務合作等方面為班列開行提供便利化條件,同時德國港口在鐵路集疏運能力建設、集裝箱場站管理、線路運營等方面值得借鑒。

(1)港口鐵路場站便捷高效集疏能力。德國港口具有發達的鐵路網絡連接和輻射能力,成為歐洲的貨物中轉集結中心,建成了港口集公路、駁船、鐵路合理分工的快速分撥體系,鐵路在港口集疏運比例不斷升高。雖然我國港口的集裝箱吞吐量及處理效率已處于世界港口前列,但港口鐵路集疏能力及效率方面遠落后于德國港口,目前德國港口鐵路集疏比例在30%以上,遠高于我國鐵路集疏運比例3%的水平。

(2)集裝箱場站專業化運營管理能力。德國港口的鐵路場站引入專業化集裝箱場站運營管理商,保障集裝箱高效和低成本調撥,進出場站的集裝箱會被全面檢查并留存記錄,通過系統調控空箱堆放和降低集裝箱管理及調撥成本。場站對接班列到達和發運,班列數據與集卡公司共享,提升了班列服務水平和場站作業能力,使得港口鐵路場站每周處理超過1000列。

(3)鐵路線路運營充分的市場競爭能力。德國的班列線路運營存在多家運營主體,多家運營主體運營不同的線路,甚至一條線路上由多個運營商運營。各班列公司根據自身特點開辟優勢線路,由于充分的市場競爭要求其持續優化價格和服務。中歐班列運營平臺并不是實際的承運人,貨源多依靠貨代,缺乏對鐵路運輸本身議價能力和貨運組織能力,市場化競爭能力有限。

2、境外場站合作發展建議

(1)中歐班列運營平臺充分利用境外場站運營商網絡資源

通過考察,德國的主要中歐班列到達場站多是提供班列的到達和發運操作服務,目前與港口等境外站點合作不深入,中歐班列運營平臺與德國主要目的地場站運營商在場站投資、班列運營、貨源開發及組織等方面合作不足,境外聯通能力和緊密合作程度仍需加強。中歐班列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必然離不開境外網絡的開發和深度合作,尤其是加深與重要的中轉場站間的合作。

中歐班列目前點對點運輸難以形成網絡化,中歐班列運營平臺依托德國EUROGATE、HHLA集團、DB等集團在歐洲港口、場站布局的網絡優勢及多式聯運服務能力,加強與其拓展場站資源合作,提升中歐班列在境外網絡支撐能力和班列運營質量。如EUROGATE航運網絡由6個國家11個地區的13個集裝箱碼頭組成,可提供多式聯運、貨物運輸物流等碼頭配套服務。HHLA在波蘭等13個地區布局有內陸港,由HHLA集團下屬的鐵路運營公司投資和運營,促使HHLA集團的多式聯運業務快速增長。

(2)中歐班列運營平臺探索共投共享境外物流設施

開行中歐班列的城市正在紛紛搶占“一帶一路”戰略要沖,貨源競爭現象一直在伴隨著中歐班列發展,雖然國內各班列運營平臺多擁有自有的操作場站,卻面臨著境外物流設施建設共同難題。境外班列操作場站由境外運營商控制,并且服務、時效方面高度依賴境外場站運營商?!吨袣W班列建設發展規劃(2016-2020年)》明確提出加快境外經營網點建設,按照中歐鐵路通道、節點、境外產業、貿易等布局,分批建設境外分撥集散中心,形成中歐班列境外快捷集疏運能力。

境外鐵路場站的投資逐漸進入中歐班列運營平臺發展規劃,一些有遠見的班列平臺公司設立境外聯絡處拓展業務資源,但在當前多依靠補貼才能保障班列運行的背景下,中歐班列平臺公司境外場站投資能力有限,難以發揮中歐班列規模經濟的優勢和對外談判能力,建議國內中歐班列運營平臺在國家相關部門指導下,探討在境外漢堡、杜伊斯堡等重要中轉場站周邊共同投資物流設施,共建中歐班列歐洲的集散中心,提高境外物流服務水平和服務能力。


本文作者系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咨詢研究部項目經理羅先立